足球直播铤而走险!科德数控隐瞒报告期内三年

  原标题:铤而走险!科德数控隐瞒报告期内三年违规事实,涉嫌粉饰财务报表、偷税漏税?

  IPO项目重点关注发行人的财务真实性,是否存在虚增利润、转移成本费用等情形,并要求中介机构对发行人实施财务核查。其中,“个人卡”核查是财务核查中的一项重要工作,特别是科创板、新创业板(代表了注册制下的审核态度),对“个人卡”核查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这种情况如果处理不当,很可能构成IPO的实质障碍。

  值得一提的是,《华声财报》发现,科德数控申报稿刻意隐瞒了报告期内连续三年通过“个人卡”发工资的违规事实。在上交所拷问之下,科德数控上会稿才不得不“交代””。

  “个人卡”是指公司经营中使用的个人名义账户。企业为了迎合交易习惯、避免交易结算局限、减少税收等目的,在实施现金交易时会出现使用“个人卡”的情况。

  科德数控在2020年5月报送的申报稿中表示,报告期内,公司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及相关职能部门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和公司内部制度规范运行,形成了职责明确、相互制衡、规范有效的公司治理机制,没有违法违规情况发生。

  但在上交所的拷问之下,科德数控上会稿才“交代”,公司曾连续三年通过“个人卡”发放工资的违规事实。科德数控2017年至2019年通过“个人卡”发放工资582.03万元、741.97万元、749.73万元,占当期发放总薪酬的比例分别为25.79%、24.13%、17.07%。

  明知个人卡发工资属于违规行为,并且有可能影响IPO进程,科德数控为何铤而走险?

  在上会稿中,科德数控表示:个人卡代发工资的原因系公司采取了密薪制。公司尚在发展初期,薪酬体系不成熟,处于逐渐调整完善的过程中。为了避免在这一过程中给公司管理造成不必要的困扰,公司决定采用密薪制。在该薪酬制度下,员工工资每月分成两次由不同渠道发放,由财务部门的不同人员经手,仅有人力部门个别人员和董事长于本宏完全掌握公司全体人员的薪酬水平(财务部员工只知道每月差旅补助发放的总数)。薪酬方案由人力部门制定、公司董事长最终审定,不存在 由控股股东决策公司薪酬的情况。随着公司薪酬体系的逐渐成熟,以及上市辅导过程中对内控体系的完善, 公司已制定了严格的内控管理措施,薪酬发放已严格规范为由人力部门发起、 财务部门复核审批、公司总经理和董事长审批的流程,杜绝了通过个人卡发放工资的情况。

  一位头部券商的资深保代对《华声财报》表示:公司解释的原因,简而言之是为了实现薪酬保密。这种解释能否接受?第一看解释在逻辑上是否合理?第二看是否存在粉饰IPO财务报表以及 偷税漏税的违法行为?

  薪酬保密是相对能够接受的理由。但从另一方面也可以合理认为,是公司帮员工避税而采用部分账外列支的情况。目前员工需要计缴的个税和包括账外部分后,需要计缴的个税,是否存在大差异?这一点要针对每个员工去做分析,因为个税的边际税率在,总额分析并不准确。

  综上来看,哪怕理由再怎么合理,个人卡发放工资在IPO公司中,是绝对不允许存在的。因为财务合规性、完整性的要求就是公司的所有费用都在体内反映出来。如果公司用个人账户给员工发工资是为了规避税务的话,就于 偷税漏税的违法行为。

  科德数控同时披露了相关内部控制的完善整改措施:公司于 2019 年 9 月通过完善薪酬制度,强化了公司职工薪酬相关内部控制制度,以上规定对公司薪酬支付的流程进行了严格规范。2019 年 9 月整改后,公司进一步完善了财务付款制度,增加了“工资及差旅补助发放,必须通过公司账户直接发放,不得通过个人账户过渡发放,财务部门在履行发放手续过程中,要严格执行保密制度。

  五轴联动数控机床是解决航空发动机叶轮、叶盘、叶片、足球直播船用螺旋桨等关键工业产品切削加工的重要手段,也是衡量一个国家复杂精密零件制造能力技术水平的重要标准之一。

  近年来,我国航空发动机、足球直播,导弹发动机、船用螺旋桨、重型发电机转子等战略装备产业快速发展,尤其是贸易战大背景下军工用户对于核心装备技术自主可控的要求愈加迫切。并且,民用制造业转型升级、降本增效,使其对高端制造装备尤其是五轴联动数控机床的需求逐渐提升。

  据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科德数控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666.32万元、-5,766.68万元、-6,410.75万元和-573.29 万元,总体呈持续流出的趋势;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16.29万元、-2518.28万元、-10206.76万元和158.58,除2020年1~6月为正值,其余均为负值且逐年下降。

  这表明该公司“造血”能力不足,影响公司后续项目投资以及规模拓展,而出现这种情况与科德数控的应收账款和存货的大幅增加有莫大的关系。

  应收账款方面,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2,157.52万元、2,453.23万元、6,934.60万元和7,947.86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10.92%、5.77%、15.94%和17.39%。值得高度关注的是,相较于2018年,2019年公司的应收账款数额增加了近0.45亿元,增幅高达182.67%。

  还需要注意的是,公司应收账款的周转率波动较大,报告期内分别为3.28次/年、3.97次/年、2.67次/年和0.89次/年。而同行业可比公司的营收账款周转率平均在6次/年以上,相较而言,公司应收账款的周转能力较低且不稳定。

  由于营运资金短缺,2018年5月,大股东国投基金以现金形式向科德数控增资2.5亿元。长期居高不下的存货金额,一方面对公司流动资金占用较大,从而可能导致一定的流动性风险;另一方面如果市场环境发生变化,可能出现存货跌价减值的风险,两者均可能对该公司的业绩造成不利影响。在招股书里募集资金中运用情况中,也表露出了对补充公司营运资金的渴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